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笑话 > 正文

华录百纳甩卖背后:综艺招商隐现困局(2)

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华录百纳提及,近年公司部分主要业务受行业监管政策、竞争加剧及招商下滑影响,盈利能力低于预期。2018年1月-9月,华录百纳的营业收入为4.2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4.68亿元减少71.03%,“主要系报告期招商不及预期,内容营销规模减少,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所致。”

事实上,华录百纳甩掉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此前就已经有了迹象。

2018年12月10日华录百纳发布公告表示,计划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途,将此前计划用在综艺节目制作上的钱,花在其他项目上。

这笔钱是2016年华录百纳增发募资所得,当时华录百纳一举募集到21.9亿元的资金,其中的8亿元原本都打算用来制作综艺节目。不过,截至2018年11月底,只有4.56亿元已经使用,还有3.62亿元的资金余额。

12月10日,华录百纳宣布,计划将综艺节目制作项目中2.27亿元募集资金用途变更为媒介资源集中采购项目。值得注意的是,原定综艺节目制作的主体,也将由原本的蓝火文化、喀什蓝火等,变更为北京百纳京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具体的实施项目上,原先打算做的《旋风孝子》(第二季)、《梦想家》、《美丽人生》等综艺,变更为与主流卫视合作的自主研发的大型晚会类节目。

综艺业界普遍“过冬”?

陷入综艺招商困境的,并非华录百纳一家。

2018年10月14日,上市公司当代东方表示,三季度由于子公司剧场运营、综艺栏目等业务招商低于预期,导致收入不达预期,使得2018年第三季度收入低于上半年收入,导致当期经营亏损。

此外,部分公司综艺节目的毛利率也在下滑。以上市公司北京文化为例,公司在2016年的综艺成本为2250万元,而对应产生的收入为1.12亿元。2017年度,北京文化的综艺项目成本为6668.5万元,对应收入却只有7037.5万元。

在综艺投资策略上改变的还有上市公司引力文化。2018年9月,引力文化宣布决议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

在最开始的募集资金计划中,引力文化打算将募集到的6.95亿元资金投入到电视综艺节目项目中,用于投资7部电视综艺节目;计划募集1亿元资金投入到网络综艺节目制作中,用于投资制作2部综艺节目。

上述计划投资的综艺中,《壮志凌云2》、《谁是歌手》、《时尚合伙人》3个综艺项目的计划投资总额均超过1亿元,目前均未有开拍或上线的信息。

随着综艺市场效益下滑,2013年《爸爸去哪儿》开播时带来的热潮,2014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我是歌手》第二季等冠名费所创新高都成为历史。“我入行的时候,所有前辈都说,2014年是综艺生态最好的一年”,2016年开始从事综艺节目制作的许妍(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2017年,许妍参与制作的一档综艺类真人秀在优酷播出,当时赞助商冠名的有国内奶粉龙头企业,还有很多其他赞助商,均被许妍称作“金主爸爸”。

这档节目原本只是小成本制作,却收获到了意外的播放量。但节目播出时,当时冠名的奶粉龙头企业也遭遇生存危机,“第二季一直没有开始,找不到什么赞助商,只找到一家愿意冠名”。

一位从事综艺节目招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招商的难易程度和综艺节目的质量也有关,需要看制作公司的实力和产出节目的质量,“如果你本身是小众的节目,客户对你的宣传效果会有所怀疑。”

此外,综艺节目的招商越来越向有实力的平台聚拢。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自己所在的公司有几个比较固定的客户,受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很多企业本身也比较难过,如果让他们投入很大资金比较难。”

背靠大型播出平台求生

综艺类节目日子是否好过,还取决于参与制作的视频播放平台,“播放平台其实也是‘金主爸爸’之一,我们的网络综艺都是在腾讯播出了就不能在爱奇艺播,都是要求独家版权,如果是‘台综’就会不太一样。”

为了能够让节目稳定播出,有好的节目效果,符合广电总局的审核标准、能依靠到大型播出平台,就成为了最好选择。

目前许妍参与制作的一档网络综艺节目中,让她紧张的就是广电总局的审核,华夏在线,“广电不通过就播不了,很多节目都死在那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