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笑话 > 正文

中华传统文化的具象化传播:原创性电视节目发展的新路径(2)

  如果说这些电视节目对“文化基因”是激发和传递,那么对“文化认同”则是有意识的引导和构建。在全球化时代的今天,纷繁复杂的不同文化之间发生着前所未有的激烈碰撞与错杂交融,受到不同文化思想观念的冲击和熏染,几乎所有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有可能随时出现演变、更迭。西方解构理性、消解权威的后现代文化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日渐出现精神迷茫、价值虚无、文化失范等社会现象,民族文化的存持与传承面临着断裂、崩塌的危险,人们对本民族的历史日渐生疏、隔膜,难于表达、阐述属于自己和本民族独立的思想,由于真正意义上的自我和主体性文化体认不断消解,民族文化认同不断弱化。在这一过程中,文化认同危机逐渐突显出来,成为受到普遍强烈关注的重大问题,因为文化认同所涉及的不仅是个人的身份认同危机,更关乎国家、民族的文化安全问题。在市场经济全球范围内压倒性的发展进程中,文化资源随着文化产业的兴起被转换为“文化资本”,文化元素被大规模地进行资本化、市场化生产、运作,其中既关乎直接可观的经济利益,更在深层次上与政治和意识形态的角力有着紧密联系。美国凭借其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的显着优势,在全球范围内扩张其势力,借助规模巨大的跨国公司逐步垄断全球文化市场,打造所谓的“文化样本”和“文化标准”,不断推进其文化霸权主义。在西方文化尤其美国文化强势入侵的同时,人们虽然“基本能够认识到国家面临的传统安全威胁,但对非传统安全威胁没有充分的认识和保持足够的警惕”。反观我们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或是植根于历史深处,或是高居在庙堂之上,或是潜伏于乡野边陲,日渐远离大众视线,备受大众媒体传播的冷落甚至旁置。一边是入侵,一边是空缺,文化认同危机对当代中国人来说,不是耸人听闻的传说,而是正在真实发生着的进程。这也是近年来我国从政府高层设计到学界专业探讨,再到大众媒体和文化产业发展,直至普通民众的警醒和思考,愈发聚焦于如何切实有效地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根源所在。

  本文所论及的一系列文化选题电视节目的出现和成功,可以说正是电视传播业界近年来对此问题的解决途径进行深入思考、不断实践的结果之一,其创意设计是基于对中华传统文化精华价值的重新发现和大力肯定。“价值判断是文化的核心要素之一”,“对价值的审视是文化多元性的起点之一”。通过触动和引发观众群体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自豪感,凝聚同文化族群的向心力,消解数字化网络带来的个体与个体之间的“疏离感”,以电视节目的播出和观看实现构建民族文化认同的群体参与。当下网络媒介在人们生活中已占据无法忽视的地位,网络看似可以超越时空的现实差异,实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但在实际使用过程中,人的个体性被无限放大,群体观念和凝聚力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甚至损坏。这种现状,无疑对社会成员的精神聚合、社会稳定性及群体价值观的维持和巩固等方面产生影响。面对这种现状,传播媒体有责任也有义务在文化传播中以有效传播方式重新凝聚文化族群,加强社会成员的民族文化认同,真正实现积极向上的有益于社会、民族和国家稳定与发展的价值观念和人生理念的落地生根。

  与此同时,在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大国崛起”时代,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有效广泛传播,也是国内电视媒体应自觉承担的任重道远的重要任务和职责之一。《舌尖上的中国》问世后被多个国家购买版权并热播,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新一轮的西方国家“中国热”。亨廷顿把当代世界文明分为八类,中华文明位列其中,这意味着中国不仅是四大文明古国,在当代世界也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罗兰·罗伯森指出:“全球化包含了这样的压力,它迫使社会、文明和传统——既包括‘隐蔽的’传统又包括‘发明的’传统——的代言人转向全球性文化场景,寻求被认为与他(它)们的认同相关的思想和象征。”我们要推进中国文化的对外传播,要改变之前过于刻板、单一的思路,逐步探索更加多元化、灵活性的方式,“改“‘以宣传为本位’为‘以传播为本位’,变‘文化宣传’为‘文化传播’,变‘政治话语’为‘民间话语’、‘学术话语’”,“注重对受众的心理渗透,使之接受和认同”,本文论及的一系列节目正是立足电视传播本位,以民间话语、学术话语的灵活方式进行文化传播,对国外受众进行潜移默化的心理渗透,以期实现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逐渐深入了解、接受和认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